欢迎来到律师事务所
服务热线021-60705286
“求真、务实、优质、高效”

ABOUT案例精选

理论研究

损害股东优先购买权纠纷的管辖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30日 阅读:0

《公司法》第七十一条规定了有限责任公司股东的优先购买权。股东因优先购买权受到侵害而提起的诉讼案由是“股权转让纠纷”,虽是“与公司有关纠纷”项下的子案由,但此类诉讼不具有公司组织法上纠纷的性质,也不涉及多项法律关系,判决仅对股权转让方、受让方及目标公司其他股东发生法律效力。因此,此类诉讼不适用《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六条特殊地域管辖的规定(《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六条“因公司设立、确认股东资格、分配利润、解散等纠纷提起的诉讼,由公司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

股东因优先购买权受到侵害而提起的诉讼本质是侵权之诉,应适用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因侵权行为提起的诉讼,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而侵权行为地又包括侵权行为实施地和侵权结果发生地(《民诉法司法解释》第二十四条“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规定的侵权行为地,包括侵权行为实施地、侵权结果发生地。”)

损害股东优先购买权案件的侵权行为实施地如何界定?股权转让过程中,合同的签订、股权的交割行为比较容易被认为是侵权行为。从实体法上讲,股权转让合同的签订并不是侵权行为。一方面,该合同对其他股东自始无约束力,不致影响其他股东享有和行使权利;另一方面,基于负担行为和处分行为的区分,股权转让合同并不必然导致股权变动。股权转让合同的签订也不必然产生对其他股东优先购买权的实质侵害。如果其他股东主张行使优先购买权,该股权转让合同将难以实际履行。因此,实体法上股权转让合同的签订不是侵权行为,但这不影响在程序法上,其他股东主张股权转让合同的签订地为侵权行为实施地。因为在审查管辖权阶段,法院并不做实体审理,而是依原告的主张来确定管辖。原告主张股权转让合同的签订侵害其优先购买权的,合同签订地法院即有管辖权。股权转让合同的签订行为实质上是否侵害了其优先购买权,则是审理阶段的范畴,立案阶段不作审查。最高院在(2016)最高法民辖终216号中论述“阳光佳润公司等认为赤天化公司与京道凯翔企业签订《股权转让合同》、转让股权的行为侵害其优先购买权,故上述《股权转让合同》签订地即为侵权行为地。”

公司住所地法院虽不能依《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六条行使管辖权,但按照上述理解,目标公司住所地作为股权交割行为的实施地,依《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公司住所地法院可以侵权行为实施地的连接点行使管辖权。

其他股东住所地作为侵权结果发生地,亦可作为确认管辖法院的依据。惠州市中院在(2017)粤13民辖终652号中论述:本案系..侵害其股东优先购买权而提起的诉讼,属侵权纠纷案件侵权结果发生地法院对本案具有管辖权。本案中,被侵权人为原审原告曾小平,其住所地位于广东省××市惠城区,即本案侵权结果发生地位于广东省××市惠城区,属原审法院管辖范围,故原审法院对本案具有管辖权。


                                                                    本文作者:白洋溢律师

打开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