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律师事务所
服务热线021-60705286
“求真、务实、优质、高效”

ABOUT案例精选

理论研究

夫妻共同债务的清偿规则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30日 阅读:0

夫妻共同债务的清偿规则

最高院于2018年1月18日制定出台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对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标准和举证责任作了细化和完善,但对于夫妻共同债务的清偿并没有新的规定,被负债的一方仍需按之前的规定清偿夫妻共同债务。因此,在认定成立夫妻共同债务之后,有必要就夫妻共同债务的清偿规则进行探讨。

  1. 婚姻法与司法解释的不同描述

    《婚姻法》第四十一条对夫妻共同债务的承担方式描述为共同偿还:“离婚时,原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应当共同偿还。共同财产不足清偿的,或财产归各自所有的,由双方协议清偿;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第二十五条对夫妻共同债务的承担方式描述为连带清偿责任:“一方就共同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后,基于离婚协议或者人民法院的法律文书向另一方主张追偿的,人民法院应当支持。第二十六条夫或妻一方死亡的,生存一方应当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共同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2. 本文探讨范围

    基于上文对夫妻共同债务范围的认定,广义的夫妻共同债务包括:1、夫妻基于共同意思表示所负的债务2、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和夫妻共同经营的债务。对夫妻共同意思表示所负的债务,夫妻双方应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自当没有疑问。对狭义的夫妻共同债务即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和夫妻共同经营的债务,其责任财产范围和清偿规则,理论和实践中均有不同观点。本文将就狭义的夫妻共同债务清偿规则进行探讨。

  3. 最高院观点:连带清偿责任

    司法解释认为夫妻共同债务是夫妻连带债务,应由夫妻连带清偿,即使一方死亡或者离婚,另一方仍应承担无限连带责任。2016年3月17日,最高院的“院长信箱”栏目《关于“撤销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的建议”的答复》一文所述如下:“……如果该债务被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则夫妻对债务的清偿要负连带责任,且不仅仅以夫妻共同财产为限,离婚、债务人死亡,均不能成为免除其原配偶连带清偿责任的法定事由”。

    实践中,多数判决确认夫妻双方对夫妻共同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但对于夫妻一方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而大额举债形成的夫妻共同债务,未举债方对此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有违公平。因此也有判决确认了不同的夫妻共同债务清偿规则,保护未举债方的权益,主要有以下两种路径。

  4. 从责任财产方面加以限制

    有观点认为夫妻共同债务是以夫妻共同财产清偿的债务,非举债方以夫妻共同财产为限承担清偿责任。江苏省高院在(2014)苏民再提字第0057号判决书中认为:“……涉案债务被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的原因并不是吕国华实际参与了合伙经营活动,也不是吕国华与刘明桂之间就涉案债务存在举债合意,而是基于我国婚后所得共同制的法律规定。吕国华与刘明桂对婚后一方取得的财产存在共同所有的关系,成为夫妻共同生活的一部分,则与该财产相对应的债务也属于夫妻共同债务。正因为此,对该债务承担偿还责任时,吕国华的责任财产范围也应与该财产制相对应,即与夫妻共同生活无关的财产应排除在外……因此,吕国华偿还涉案夫妻共同债务仅应以其与刘明桂的共同财产为限,其个人财产不应作为偿还涉案夫妻共同债务的责任财产……吕国华则仅需以其与刘明桂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取得的夫妻共同财产为限,对该债务承担清偿责任。”

  5. 从夫妻共同债务范围加以限制

    还有观点对夫妻共同债务的范围做了限制解释,将夫妻一方所负债务中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的部分,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2016)沪0105民初4329号裁判观点:“……从上述债务的金额及发生速度来看,已远远超出家庭生活所需,在案证据也未能显示该笔债务已转化为相应价值的家庭财产或存款。因此,难以认定涉案债务实际用于家庭日常生活。……因此,在并无证据表明陈维莲与吴捷元恶意串通隐匿财产、侵害债权人利益,或陈维莲分享了涉案债务项下相应利益的前提下,要求其在离婚后就吴捷元所欠全部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不仅缺乏相应事实依据,亦有违公平。……陈维莲及吴捷元共同生活期间以经营月饼券生意为业,而在涉案债务产生期间,陈维莲曾购入小轿车一辆并购买本市车辆号牌。陈维莲也未举证证明其购买上述车辆及号牌以及在此期间的日常生活有其他来源。因此,应认为吴捷元所结欠的涉案债务与陈维莲有一定关联,陈维莲在客观上分享了涉案债务的部分利益,应在其受益范围内承担清偿责任。至于陈维莲从涉案债务中的受益金额,原、被告均无法做出明确区分。本院结合涉案债务发生期间内陈维莲所购车辆及号牌的通常价值,以及在此期间内一般家庭生活所需,酌情确定陈维莲的受益范围为400,000元。陈维莲应在此金额范围内与吴捷元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2012)闵民二(商)初字第141号裁判观点:“……依照“共享收益,共担风险”的逻辑,夫妻他方应在所享受的收益范围内承担清偿责任。依据查明的事实,涉案宾利车辆登记在冯a名下,而440,388元的发票等凭证记载的均为家具等生活用品,用于两被告共同生活,所以可以认定冯a应该对上述两笔款项的赔偿承担共同责任。”

    综上,夫妻共同债务原则上应由夫妻双方连带清偿,在个案中,为平衡保护未举债方的权益,也有法院判决未举债方在受益范围内或者以夫妻共同财产为限承担清偿责任。


本文作者:白洋溢律师

打开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